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大法官为什么说了算
--读《大法官说了算》有感
作者:何丹  发布时间:2018-08-08 15:32:35 打印 字号: | |
  2018年7月15日,特朗普提名布雷特•卡瓦诺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已退休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这是继去年提名戈萨奇接替斯卡利亚大法官后,特朗普在短短两年任期内第二次提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2016年2月,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形成了自由派与保守派各占4席的局面,经过特朗普的两次提名,现已形成保守派与自由派比例为5:4 的局面,而这一局面势必影响到美国诸多重大案件的走向,进而影响到美国的未来。

  之所以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现今的格局将影响到美国的未来,系因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多是  涉及到与宪法有关的纠纷,一些重大案件审理后确立的裁判规则与司法理念将逐步确立或改变美国一些重大的制度,事实上,美国现今的诸多制度均来源于一系列著名的案例。如历史上著名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后逐步确立了美国违宪审查制度,“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件后逐渐终止了种族隔离教育措施,“罗伊诉韦德案”后废除了禁止或限制堕胎的法律,“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后确立了著名的米兰达规则,“美国诉利昂案”后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善意例外”性规定等等。三权分立格局形成之初,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既无军权,又无财权,又不能支配社会力量,因此联邦最高法院是三个分支机构中最弱的一个机构,实际上在最初的三年时间里联邦最高法院甚至无案可判。而如今经过两百多年的时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从最无话语权的一个机构成长为大法官的去留都有可能影响到美国未来的司法机构。而这一格局的改变起源于历史上著名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时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该案中为最高法院争取了一个超级武器:司法审查权。借以此权,最高法院可以依据宪法推翻国会任何一条涉嫌违宪的立法,还可以对行政分支各部门的措施、规章进行审查,至此立法、行政与司法三权之间的格局发生了改变。因此,马歇尔大法官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司法权威的树立作出了开天辟地的贡献。此后,联邦最高法院为调和联邦与州的关系、维护私人财产、保护少数族裔权利作出了不少有益的判决。

  历经两百多年的时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能从最弱小的一个机构发展至能与行政权、立法权并驾齐驱的司法机构,个人认为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不仅是现实与理想的合二为一,更承载了各位大法官的信誉、良知与正直,承载了一种更为先进的理念,这种理念从一开始被政府、民众所拒绝,到潜移默化影响、改变民众的观念,到赢得民众的信任与认可,演变至今,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本身即代表权威。这便是我们现今所追求的司法权威,这一过程也是我们树立司法权威所必须经历的。美国如今的司法现状,正如苏特大法官所说“无论最高法院如何判决,绝大多数人都会接受判决结果。这种信任建立在过去上百位大法官孜孜努力的基础上。事实上,我们因为继承了前人的信誉、正直与良知才受到信赖。没有美国人民的信任,最高法院就没有权威”。苏特大法官一语中的,道出美国司法权威的根基在于人民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不是伴随司法机构的产生而自然孕育的,是通过历任大法官孜孜不倦努力后成长的硕果。二是得益于联邦政府捍卫最高法院判决的决心与力度。联邦最高法院作出的诸多闪耀着先进智慧的司法理念在当时是超前的,并且不被大多数民众所接受的,因此判决一经作出并没有立即得到各州及民众的认可。如1954年5月“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后,南部各州并不打算执行该判决,有的州甚至以“防暴”为名,派国民警队阻止黑人学生入学,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本人虽及其厌恶布朗案的判决,但为维护司法权威,不得不派出空降师,用伞兵的刺刀“护卫”黑人学生入学,最终才没有导致该案的判决成为一纸空文。

  读完《大法官说了算》,自己受益良多,而最能根植于心并终身受益的一点是:作为一名法官一生会审理成千上万的案件,我们在处理这些案件时一方面要注重化解矛盾,让案件及时定纷止争,另一方面法官却不能总是和稀泥,要有明确的规则意识,一些案件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当判则判,并且要敢于通过说理清晰地传达当今社会支持什么、反对什么,让民众知是非、明善恶、辨美丑,从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宏观层面来讲,司法不仅具有化解社会矛盾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具有明晰规则、规范行为的功能,而后一项便是司法的引导功能。如今,我国正处在需要进一步树立司法权威的阶段,而进一步树立司法权威不仅需要司法回应民众的诉求,更重要的是需要通过司法传达出与时俱进的司法理念来引导民众的行为,更正民众的观念,只有这样审结的案件才能真正达到案结事了的效果,司法才能实现定纷止争的最终目的。
来源:南川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秘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