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看台
因果关系中的介入因素判定
作者:秦丹丹  发布时间:2019-08-28 10:15:28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小华(化名)与被害人李某某1、李某某2系堂兄弟关系,且三人同住于本区石莲乡洪塘村5组一大院内。李小华自结婚以来一直与李某某1、李某某2两家因邻里琐事关系不和。几年前,三人为方便饮水共同集资挖井并安装水管到各自住宅。2017年7月左右,因水管共用段损坏导致李小华家停水,李小华见李某某1家用水正常,故心生不满。2017年11月12日18时许,李小华在镇上饮酒后回家看见正在干活儿的李某某1,遂上前质问李某某1饮水问题,二人因此发生争执继而扭打,但随即被在场的余某某(李小华)、周某某(李某某2)劝开。随后李小华从家里拿出一把尖刀径直走向李某某1朝其胸部、腹部捅刺数刀,之后李小华被余某某拉回家中。李某某2听闻李小华持刀伤人后遂前往李小华家中质问,被李小华用菜刀砍伤颈部。李某某1经乡村医生张某某简单包扎后和李某某2一起被送往南川区人民医院治疗。2017年12月3日李某某1经南川区人民医院医治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李某某1因刀刺伤膈肌完全破裂形成脂肪疝,人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因肺动脉栓塞导致死亡;被害人李某某2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2018年8月1日,南川区人民检察院以李小华(化名)犯故意伤害罪向南川法院提起公诉

 

南川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小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李小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应当在有期徒刑十年以上量刑。被告人李小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被害人李某某1的刀伤虽不是致命伤,但由于被害人全身多处受伤,长期卧床,形成肺栓塞导致死亡,其死亡原因与被告人李小华的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在量刑时可以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故以被告人李小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法官说法: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对因果关系中的介入因素的认定。本案系被告人李小华因饮水问题同李某某1发生争执,随后李小华从家中拿出尖刀朝李某某1胸部,腹部捅刺数刀,导致李某某1受伤,为重伤二级。被害人经治疗出院后于2017年12月3日因肺动脉栓塞导致死亡。

被告李小华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系肺血栓导致死亡,刀伤非致命伤,被害人死亡与被告人伤害行为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在量刑时应从轻处罚。在刀伤非致命伤的情况下,被害人长期卧病在床引发肺动脉栓塞导致死亡,是否导致被告人伤害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中断?解答此问题就必须判断第三方的介入因素是否阻断行为人对因果流程支配。刑法理论中,主要从以下五个要素进行考虑:1、先前行为导致结果发生的盖然性程度;2、介入因素是否独立;3、介入因素异常性大小;4、介入因素本身对结果的作用大小;5、在介入因素出现后,先前行为所产生的作用效果是否仍在持续。

就本案而言,首先被告人的伤害行为致使被害人身体多处受伤,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刀伤虽非致命伤,但是其行为为被害人死亡创设了较高的可能性。其次,被告人用刀刺伤被害人后,被害人住院治疗后长期卧床休息,极易产生栓塞,介入因素在来源上不具有独立性,如果不是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作为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肺栓塞自然也就不可能产生。第三,必须考虑即便是进行正常的医疗诊治仍然可能造成血栓,但这也并非异常因素,完全是一般人可预见的范围,作为介入因素的血栓对死亡结果的作用力并非压倒性的。最后,即便介入因素出现之后,也不能否定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仍在继续发挥作用。


 
来源:刑庭
责任编辑:综合办